要點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廣東話 简体中文 日本語 한국어 Tagalog Tiếng Việt

根據當地法律,得到廣泛支持

哈佛大學的招生政策以法律為依託,考慮各種因素(包括種族),對每位申請人從整體上進行評估,旨在尋求最優秀的人才,擴大機會,並將背景迥異的學生匯聚在一起,讓他們共同生活、互相學習。最高法院一直認為,一個在多方面(其中包括種族)具有多元化的班級中,能夠讓來自不同背景的學生獲得不一樣的求學體驗,同時還能幫助畢業生為步入日益多元化的社會做好準備,而申請人的種族可被視為評估學生申請是否完整的一系列因素之一。這些目標得到了廣泛的支持。在最近的Pew調查中,71%的美國人表示努力接納不同的學生是「一件好事」。

堅定致力發展多元化

哈佛學院借助一流的資源和出色的教職工隊伍招募和錄取多元化的優秀學生,例如,投入大量資金用於學費資助,讓每一位被錄取的學生無論經濟條件如何,都能順利入學。

出色的申請人

哈佛學院4萬多名申請人中絕大多數學生的學業成績都符合入學條件。因此,除成績和考試分數外,哈佛學院錄取時還需考慮其他因素。在最近一輪招生中(錄取名額不足2000人):有8000多名國內申請者的平均績點(GPA)十分出色,3400多名申請者的學術能力測試(SAT)中的數學成績非常優秀,還有2700多名申請者的學術能力測試(SAT)中的語文成績優異。

亞裔美國人增加

自2010年以來,哈佛學院新生班中亞裔美國人比例顯著增長(增長27%),亞裔美國人佔2022年度新生班人數近23%。

專家分析為哈佛提供支持

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全美公認的專家、經濟學教授大衛·卡德(David Card)對哈佛學院的招生資料庫進行了全面分析並得出結論,資料未証明亞裔美國人受到歧視。

 

一人一票

哈佛招生人員對每位申請人進行單獨評估,並在考慮申請人綜合資料的基礎上針對各種指標進行評定,如學歷、個人特質、課外活動以及體育活動等等。錄取與否通過簡單的多數投票產生。哈佛招生委員會由40名背景各異的招生人員組成,每位成員可投一票。

種族中立意味著多元化程度降低

哈佛委員會對十幾種種族中立替代方案進行研究後發現,這些方案都不能「在促進哈佛實現與多元化相關的教育目標以及哈佛的……招生計畫的同時保持哈佛所追求的卓越的學生標準。」

 

院校研究辦公室檔案:不全面的初步分析

院校研究辦公室(OIR)檔案反映院校研究辦公室在未使用完整的招生資料庫或未全面理解招生流程的情況下初步進行的不全面分析。OIR檔案直接承認了其缺少各種資料以及未充分考慮招生流程的各個方面,而OIR的工作人員也坦承他們所做的只是不完整的初步分析工作。這項工作不屬於任何「內部調查」,簡易判決書中所引用的任何檔案都不是應哈佛總法律顧問辦公室的要求而建立。此外,「學生公平入學」(SFFA)組織在其建議中指這項分析表明存在歧視或已通過不正當方式被中止,都是試圖歪曲事實、混淆視聽。正如卡德博士的分析所示,當利用全部資料和資訊進行分析時,沒有發現任何歧視的證據。

個人評定

個人評定可反映申請中的各種有價值的資訊,如申請人的個人陳述短文、對簡短問題的回答、教師和輔導員的推薦、校友面試報告、教職人員面試以及申請人提供的其他信函或資訊等。哈佛利用這些資訊來全面瞭解申請人的履歷,例如:學生在哪裡長大;他們在家庭、社群和中學所遇到的機會和挑戰;他們在哈佛以及畢業後作為我們社會公民和公民領袖可能產生的影響等等。

校友面試官和招生專員個人評定雖然名稱相似,但卻有很大差異,因為它們基於的資訊不同。成千上萬的哈佛校友以義工的身份提供寶貴的服務,對其所在社區申請入讀哈佛學院的學生進行面試。校友面試官個人評定反映面試官在面試過程中所瞭解的申請人的資訊,而招生專員評定考慮的則是全面的申請資訊(如上所列)。任何校友面試官所看到的都只是眾多申請人中的一小部分。他們將這些申請者與之前自己曾面試的為數不多的其他申請者進行比較並評估,而在此之前,招生委員會曾經面試的是哈佛有幸吸引的、更為全面的優秀申請者。

錯誤的統計模型

布魯姆先生的案件以一個統計模型為依據,而這個模型故意忽略了諸如個人陳述短文或教師推薦等至關重要的因素,以及整個申請人群所涵蓋的範圍(如招收運動員或父母曾就讀哈佛的申請者),以便蓄意獲得預先假設的結果。為期數月的調查未能為「學生公平入學」(SFFA)組織針對哈佛故意設法限制亞裔美國人入學人數或歧視亞裔美國人的指控提供任何檔案或證言支持。相反,有證據有力證明哈佛十分重視亞裔美國學生——如同來自其他各種背景的學生一樣——為其校園帶來的多元化和巨大貢獻,哈佛追求並成功錄取出色的亞裔美國學生和來自其他各種背景的學生。

保護申請人私隱的義務

與美國各地的每一所高等院校一樣,哈佛有義務保護招生過程中申請人提交給我們的大量個人資訊。本訴訟中產生了敏感的學生資訊,雖然姓名和直接標識資訊已被編輯,但外部人員仍可通過其中的一些資訊識別特定學生。哈佛10萬多頁內部檔案中沒有一頁顯示出哈佛存在蓄意歧視亞裔美國人的行為。為保護這10萬頁檔案中一小部分內容的機密性,哈佛與我們的校友一同合理地期望他們與哈佛的私人通信應予以保密,而不是被「學生公平入學」(SFFA)組織用來在聳人聽聞的頭條新聞中推波助瀾,以分散人們的注意力,使人忽略SFFA完全缺乏實際證據來支持他們的訴訟主張這一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