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点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廣東話 简体中文 日本語 한국어 Tagalog Tiếng Việt

依托当地法律,得到广泛支持

哈佛大学的招生政策以法律为依托,考虑诸多因素(包括种族),对每一位申请人从整体上进行评估,旨在寻求最优秀的人才,扩大机遇,并将背景迥异的学生汇聚在一起,让他们共同生活、互相学习。最高法院一直认为,一个在多个方面(其中包括种族)具有多元化的班级能够让来自不同背景的学生获得不一样的求学体验,同时还能帮助毕业生为步入日益多元化的世界做好准备,而申请人的种族可被视为评估学生申请是否完整的一系列因素之一。这些目标得到了广泛的支持。在最近的Pew调查中,71%的美国人表示努力接纳不同的学生群体是“一件好事”。

坚定致力于发展多元化

哈佛学院借助一流的资源和出色的教职工队伍招募和录取多元化的优秀学生群体,例如,投入大量资金用于经济资助,让每一位被录取的学生无论经济条件如何都能顺利入学。

出色的申请人群

哈佛学院4万多名申请人中绝大多数学生的学业成绩都符合入学条件,因此,除成绩和考试分数外,哈佛学院录取时还需考虑其他一些因素。在最近一轮招生中(录取名额不足2000人):有8000多名国内申请者的平均绩点(GPA)十分出色,3400多名申请者的学术能力测试(SAT)数学成绩非常优秀,还有2700多名申请者的学术能力测试(SAT)语文成绩优异。

亚裔美国人增加

自2010年以来,哈佛学院新生班中亚裔美国人的比例显著增长(增长了27%),亚裔美国人占2022届新生班人数的近23%。

专家分析为哈佛提供支持

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全美公认的专家、经济学教授戴维·卡德(David Card)教授对哈佛学院的招生数据库进行了全面分析并得出结论,数据中未显示出对亚裔美国人的歧视。

一人一票

哈佛招生人员对每位申请人进行单独评估,并在考虑申请人整体情况的基础上针对各种指标进行评定,如学历、个人特质、课外活动以及体育活动等等。录取决定通过简单的多数票决产生。哈佛招生委员会由40名背景各异的招生人员组成,每位成员可投一票。

种族中立意味着多元化程度降低

哈佛委员会对十几种种族中立替代方案进行研究之后发现,这些方案都不能“在促进哈佛实现与多元化相关的教育目标以及哈佛的……招生计划的同时保持哈佛所寻求的卓越的学生群体标准。”

院校研究办公室文件:不全面的初步分析

院校研究办公室(OIR)文件反映的是院校研究办公室在未使用完整的招生数据库或未全面理解招生流程的情况下初步进行的不全面分析。OIR文件直接承认了其缺少各种数据以及未充分考虑招生流程的各个方面,而OIR的工作人员也坦承他们所做的只是不完整的初步分析工作。这项工作不属于任何“内部调查”,简易判决书中所引用的任何文件都不是应哈佛总法律顾问办公室的要求而创建的。此外,“学生公平入学”(SFFA)组织在其建议中指出这项分析表明存在歧视或已通过不正当方式被中止,都是试图歪曲事实、混淆视听。正如卡德博士的分析所示,当利用全部数据和信息进行分析时,没有发现任何存在歧视的证据。

个人评定

个人评定可反映出申请中的各种有价值的信息,如申请人的个人陈述短文、对简短问题的回答、教师和辅导员的推荐、校友面试报告、教职人员面试以及申请人提供的其他信函或信息等。哈佛利用这些信息来全面了解申请人的经历,例如:学生在哪里长大;他们在家庭、社群和中学所遇到的机遇和挑战;他们在哈佛以及毕业后作为我们社会的公民和公民领袖可能产生的影响等等。

校友面试官和招生专员个人评定虽然名称相似,但却有很大差异,因为它们所基于的信息不同。成千上万的哈佛校友以志愿者的身份提供极其宝贵的服务,对其所在社区申请入读哈佛学院的学生进行面试。校友面试官个人评定反映的是面试官在面试过程中所了解的申请人的信息,而招生专员评定考虑的则是全面的申请信息(如上所列)。任何校友面试官所看到的都只是申请人群中的一小部分申请者。他们将这些申请者与之前自己曾面试过的为数不多的其他申请者进行比较并评估,而在此之前,招生委员会面试过的是哈佛有幸吸引的更为全面的优秀申请者。

错误的统计模型

布鲁姆先生的案件以一个统计模型为依据,而这个模型故意忽略了诸如个人陈述短文或教师推荐等至关重要的因素以及整个申请人群所涵盖的范围(如招收运动员或父母曾就读哈佛的申请者),以便蓄意获得预先假设的结果。为期数月的调查未能为“学生公平入学”(SFFA)组织针对哈佛故意设法限制亚裔美国人入学人数或歧视亚裔美国人的指控提供任何文件或证言支持。相反,有证据有力证明哈佛十分重视亚裔美国学生——如同来自其他各种背景的学生一样——为其校园带来的多元化和巨大贡献,哈佛寻求并成功录取了出色的亚裔美国学生和来自其他各种背景的学生。

保护申请人隐私的义务

与美国各地的每一所高等院校一样,哈佛有义务保护招生过程中申请人交托给我们的大量个人信息。本诉讼中产生了敏感的学生信息,虽然姓名和直接标识信息已被编辑,但外部人员仍可通过其中的其他一些信息识别特定学生。哈佛10万多页内部文件中没有一页显示出哈佛存在蓄意歧视亚裔美国人的行为。为保护这10万页文件中一小部分内容的机密性,哈佛与我们的校友共同合理地期望他们与哈佛的私人通信应予以保密,而不是被“学生公平入学”(SFFA)组织用来在耸人听闻的头条新闻中推波助澜,以期分散人们的注意力,使人们忽略SFFA完全缺乏实际证据来支持他们的诉讼主张这一事实。